雜誌撰寫有關梅雪詩的特稿 - 2000
   梅雪詩眼神交流甚細緻 林錦堂強忍膝痛演將軍
十一月二十五日 明報週刊


「慶鳳鳴劇團」剛在新光戲院完成了一次公演,在多套保證賣座的戲寶當中,包括了幾套武打戲,如《朱弁回朝》和《辭郎洲》。至於文戲,也演了多齣大型劇目,今次台期,真是落足十二分力啦!

筆者看了《辭郎洲》的演出,《辭》劇本為「雛鳳鳴」開山戲寶,編劇葉紹德曾說過,當年「雛鳳」演此劇,有任姐仙姐在旁督促排練,製作之嚴謹以及演員之認真,令此劇成為他最理想的作品。可惜筆者入行遲,錯過了「雛鳳」的演出。不過,今回看「慶鳳」,依然有所感動,看著連番精采武場的堂哥(林錦堂)在台上大顯身手,以及平時嬌嬌柔柔的嗲姐(梅雪詩)威風凜凜的英姿,把手掌都拍得累了。

《辭》劇是抗元義士張達(林錦堂)和陳璧娘(梅雪詩)夫婦為國捐軀的故事。故事講及張達奉旨勤王,事敗被囚,璧娘率殘餘兵力救援失敗,張達死,最後璧娘為救眾人脫險,獨力抗敵,最後自殺身亡。男女主角都在劇中死去,是套賺人熱淚的悲劇。

此劇的戲份,以女主角較多,陳璧娘是女中豪傑,一方面她是賢淑的妻子;但同時她也有著憂國憂民的偉大思想,對花旦來說,是個重大的挑戰。由「雛鳳」時代起,梅雪詩已演出此劇了,所以角色的掌握上,絕對難不到她。其中「送別」一場中,她在送丈夫出征時,把依依不拾的心情壓下來,先對眾鄉親敬酒,一直表現出將軍夫人的風範。阿嗲平時多演千金小姐,今次則讓觀眾在台上見到她演出成熟婦人的一面。直至在斷髮送給丈夫留念時,在夫妻間私下對話時,她才流露出私人的感情,雖然只是幾個眼神的交流,但坐在十多行後的觀眾,依然清楚看見,演來甚為細緻。

林錦堂演「張達」,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是堂哥穿上大靠,在第二場表演「起霸」那一殷。只見堂哥瀟灑的翻身,背上的旗順著他的動作,清脆地、有節奏地跟著動,甚綮好看;加上嚴肅的面部表情,把將要出征且沒有勝算的將軍演活了!

不過,原來當晚堂哥是負傷上陣的。演出此劇前幾天,堂哥發現右膝骨膜發炎,可是還在演期中,堂哥只有「頂硬上」!當記者提到「起霸」那一幕時,堂哥說:「我當時很痛,表情嚴肅是因為我痛到繃緊著面呀!我痛得竟然在台上嗌了出來,雖然是一小聲,但有些觀眾看得到的。」

在武場之前,堂哥只有用紗布把膝蓋袡瞗A減輕痛楚,可是仍得應付連場武打。雖然很痛,可是堂哥仍把動作順利地完成了,非常專業!當然,還因為堂哥有幾十年袡磪\底所致了。可是堂哥對當晚演出未算滿意:「因為膝蓋的痛,令我當晚的水準下跌了四成呀!」看來堂哥對自己的要求真是很嚴格呢!

目前堂哥在等醫生的報告,他己戒口,不吃海鮮等等。雖然如此,可是堂哥仍未可休息,因為今年有一台神功戲;而明年正月,又會在香港及荃灣大會堂連續演出十三天十五場,還推出新戲呢!希望堂哥早日康復,好應付接下來的演出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