報章撰寫有關梅雪詩的特稿 - 2001
   「慶鳳鳴」星光熠熠喜團年 - 一月二十三日

「慶鳳鳴」一年一度的團年昇聯歡晚宴已於上周四(十八號)假北角敦煌酒樓舉行,「慶記」台前幕後員工近百人攜同家眷,加上演出業務上經常來往的好朋友,還有新聞界,相熟戲迷等聚首一堂,筳開二十席,喜氣洋洋,氣氛非常熱鬧。

嗲姑如彩蝶堂哥患感冒身為「慶記」老闆兼正印花旦的嗲姑(梅雪詩)近日雖然為新春演出,日以繼夜忙於排練及睇曲,當日仍一早已到髮型屋扮靚靚,只見當晚的嗲姑有如一隻彩蝶兒般周旋於賓客之間,平日與她慣於同台演出的小梅香也拉茼o拍照,娛記又向她問近況,整個晚上她都忙得團團轉,燦爛笑容卻沒有一息間離開過嗲姑的臉龐。那邊廂的另一主人翁堂哥(林錦堂)就忙於打點當晚抽獎的禮物,原來堂哥正患感冒,他雙管齊下光顧過中西醫生,據堂哥說這幾天他會盡量足不出戶,希望能夠爭取到足夠的休息,年初一又回復最佳狀態踏上香港大會堂舞台為大家演出新戲《亂點鴛鴦譜》。

文劍非陪契媽有緣共聚
「慶記」聯歡晚宴上出現了一位稀客,他就是文劍非。嗲姑雖然在戲行中人緣甚佳,但當晚是「圍內」的團年飯,歷年都沒有邀請其他劇團的老倌出席,非仔的出現自然有點奇怪。原來非仔的契媽也是「慶鳳」的長期捧場客,與嗲姑堂哥十分稔熟,當晚是拉茷D仔陪她出席,非仔能夠分享熱鬧也挺開心,開席前更把握機會與普哥(尤聲普)、細女姐(任冰兒)等各前輩拍照留念哩。

廖國森一年一度「男主角」
「慶記」每年聯歡的高潮節目便是抽獎,獎品又多又名貴,金器、鑽飾都有二十幾份,還有現金大利是,所以席間大家一邊飲宴一邊都期待茈q儀叫出自己的名字。負責司儀的是「慶記」的其中一名台柱廖國森。

森哥年年都說團年聯歡是他一年唯一一次任男主角的機會,只見台上的他談笑風生,口若懸河,可憐台下的他吃了兩度熱葷便沒時間再吃其他的R菜,難怪他一早叫了一個乾燒伊麵填滿肚子才上台去做他的「男主角」。今年還算他運氣不錯,辛苦了一整晚,總算抽到了一盒朱古力,自「雛鳳」至今二十數年來,除了一年抽中頭獎外,就從來沒試過抽中任何獎品。

輝哥田哥效力「鳴記」「慶記」
輝哥(阮兆輝)和田哥(新劍郎)堪稱「難兄難弟」,當年兩人齊齊走埠捱世界,今時卻有福同享。今年輝哥再次在新春期間過檔「鳴芝聲」,有人以為是「鳴記」高薪挖角,其實是輝哥認為「人情難卻」,「慶記」和「鳴記」同是長期聘用輝哥為小生,既然兩個頂級劇團都是老闆,全年最旺的檔期,即農曆三月廿三的天后誕,他已固定效力「慶記」,那過年的台期,就只好兩年效力「慶記」後就為「鳴記」演出一年,這也算為合理,到底他與嗲姑的賓主交情較為深厚。今年他輪到在「鳴記」新春演出,代他在「慶記」小生之位的便是與他情同手足的新劍郎。

難兄難弟喜中頭特獎
聯歡當晚,抽到金飾頭獎的便是田哥,正當大家戥田哥高興之際,司儀森哥宣布還有名貴「待獎」,嗲姑在抽獎箱內玉手一抽,獲得特獎的竟是阮兆輝。兩兄弟不相伯仲,同是好運之人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