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資組班,延續演藝生涯

 

    三十年來,任、白的神話由龍、梅去延續,她倆的魅力,吸引著一批又一批的新戲迷,為粵劇界培養出無數的觀眾接班人,令粵劇得以薪火相傳,發揚光大。


    唐滌生筆下的才子佳人,雙雙對對,粉膩脂香,紫釵紅梅,讓人看得陶醉,永遠有完美的結局;現實中,戲迷亦以為神話會一直延續下去。


    可惜九二年三月十日,嗲姐、笙姐在沙田大會堂演過《蝶影紅梨記》後,一對好拍檔終於勞燕分飛,天各一方。


    笙姐移民後,留下嗲姐盼郎歸,一段時間過去,仍沒有笙姐的動向決定,嗲姐十分失落,而且徬徨,前路茫茫,不知何去何從。一覺醒來,物事人非,嗲姐承認真的很怕,怕得不想見人,把自己收藏起來。她一度放縱自己,不練功,不練唱,每晚只是聽佛經,覺得沒有甚麼值得留戀,自暴自棄了幾個月。幸得她身邊的好朋友,如任姐的契仔陳醫生和伍永熙,鼓勵及支持她起班。由於對粵劇的熱誠,對演戲的渴望,她終於走出迷霧,打破舊日的框框,衝出保護罩,毅然接受新挑戰,成立一個新的劇團,延續她演藝的生涯。


    雛鳳散班後,嗲姐不再是溫室的花朵,事事均由她處理,從此,她每走一步,都要看自己的能力與魄力,三十年來都有人依賴,卻要在一年間學會獨立,當中的苦況,怎樣難捱,只有她最清楚。


    嗲姐在休息約一年多後,為興趣再踏紅氍毹,身傍拍檔換成林錦堂,「慶鳳鳴劇團」正式成立。兩人志同道合,願望簡單一致,演好粵劇。優秀的演員配搭,刻意求工的改良劇本和一絲不苟的音樂、服飾是他倆嚴謹態度的明燈。


    九三年五月十三日,「慶鳳鳴」首次響鑼於新光戲院,演員除林錦棠外,全是「雛鳳鳴劇團」的兄弟姊妹。丑生尤聲普、武生廖國森、小生阮兆輝及二幫花旦任冰兒,他們均十分支持嗲姐繼續演下去。演出劇目有《多情燕子歸》、《帝女花》、《蝶影紅梨記》、《洛神》、《獅吼記》、《胭脂巷口故人來》、《紫釵記》等。這一台戲,結果不負眾望,全台滿座,得到了很多回響,為嗲姐打了一枝強心針,亦為粵劇界創出了另一局面。


    寒冬中,梅花又再重開,嗲姐重拾演出的信心,與昔日一樣,一絲不茍地將劇中人演好,她又再在舞台上發放光芒,照亮台下每一位戲迷的心窩。


    多年下來,慶鳳鳴演出過名劇超過六十多部,它亦繼承了「仙鳳鳴」、「雛鳳鳴」的傳統,不斷改良粵劇質素,務求將粵劇的整體性帶給觀眾,提高粵劇的層次,令這藝術繼續流傳。


    「慶鳳鳴」的架構來自「雛鳳鳴」,任、白的戲就是它的主調,徒弟繼承師父戲,初期多演任、白戲也是無可厚非,但嗲姐為了打破自己的規限,在後期,嗲姐不再只演師父的戲,更嘗試做一些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做的戲,如《搶新娘》、《雷鳴金鼓戰笳聲》、《情俠鬧璇宮》、《朱弁回朝》、《無情寶劍有情天》、《碧玉簪》、《十奏嚴嵩》、《胡不歸》、《花落江南廿四橋》等等。


    嗲姐除了繼承任、白的風格,也建立了自己的演出方向;她的演技得到更多磨練機會,藝術領域逐漸擴大;她的粵劇生命增添更多色彩,亦為香港的粵劇歷史展開另一章。


    從前,她身邊有師傅,有笙姐,什麼事情都不用自己決定;今日,環境變了,她成了「慶鳳鳴」的掌舵人,她要學獨立,學成長,這一切需要時間來適應。


    由被動變成主動,雖然辛苦,嗲姐也認為是一件好事,她說人總不能永遠活在矇矓的世界堙A什麼事也要學習,雖然未必事事做得好,但也應盡力去嘗試。現在,班中事無大小,她都要處理,例如劇本、佈景構思、服飾,音響,演期安排,預訂演出場地,海報設計及宣傳等事,她都會與拍檔及工作人員商量,然後作出決定,漸漸她也覺得自己成熟了,從一無所知,到事事親力親為。


    經營「慶鳳鳴」比「仙鳳鳴」及「雛鳳鳴」困難得多。「仙鳳鳴」時期,粵劇百花齊放,粵劇可以說是寥寥可數之娛樂事業之一。「雛鳳鳴」時期香港經濟繁榮,市民的消費力強。而「慶鳳鳴」時期,香港經濟面臨嚴峻考驗,而粵劇圈更被一股歪風所靇罩,要在這兩大問題上經營,真是少一點力也不可。而她也應付得頭頭是道,但肩膊的擔子卻一天比一天重,一點也不輕鬆。

    慶鳳鳴組成後,她與普哥,輝哥,細女姐,堂哥,森哥及其他手足培養出更深的感情。嗲姐重情、愛演戲,多年來她接下重擔,也有挨不住的時候,但一想到與班中兄弟姊妹的感情,她便會抖擻精神,努力向前,繼續把劇團維持下去。


    時光變遷,物事人非,舞台的燈光開了又關,關了又開,但嗲姐對粵劇的情懷始終如一,她對粵劇的熱誠、對演出的執著,對師傅的敬畏,對前輩的尊重,對自我的要求,對班中手足的照顧,對同行的謙厚,仍是千載不變。


   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,或是合久必分,慶鳳鳴於二零零二年暫時散班,但嗲姐為了報答南丫島居民歷年的愛戴及支持,她答應每年的天后誕仍繼續以慶鳳鳴的班底演出神功戲。


    嗲姐在粵劇路途上沒有裹足不前,為使自己的舞台造詣再進一步,她於二零零三年夥拍另一文武生——李龍,組成「鳳和鳴劇團」,其餘四柱是尤聲普、任冰兒、阮兆輝及廖國森,更應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邀請,為開幕作粵劇表演,精采的演出受到當地居民的歡迎,亦給嗲姐打了一枝強心針。


    二零零四年,鳳和鳴於農曆新年在港首次作賀歲演出,連演十二日十四場,多場戲寶的精采演出,得到廣大戲迷的認同及支持。劇團組成兩年,於二零零五年八月在新光戲院演出後,便暫別觀眾。


[ 網站地圖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