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雛鳳鳴」時期的成就

 

     任姐、仙姐覺得這班舞蹈員有部份是可造之材,經過嚴謹的淘汰及補充,組成十二人的「雛鳳鳴劇團」。嗲姐便是其中一人。


    她們的藝名,也是師父所賜,生角的就用任姐的「劍」,旦角的就用仙姐的「雪」。結果馮麗雯就變為梅雪詩。


    一九六三年三月,嗲姐開始接受訓練。任姐、仙姐除了親自傳授本身的粵劇知識,還請來有關的老師授課。嗲姐每天除了吊嗓,踢腿下腰,跑圓台外,還學習一些基本的排場功架,如馬盪子、起霸等。她過著這種群體生活,見笙姐、朱姐等姊妹還比見家人多。


    嗲姐入「仙鳳鳴」舞蹈組前,從未接受過正式的粵曲訓練,平時只是隨意的唱,後來與師父簽了合約,每天便接受專業訓練,包括唱腔。她每天都與其他成員坐在錄音機前,聽唱帶,跟著仙姐的唱腔而學習,後來在眾多的成員中,就只有她學足了仙姐的腔口,成了唯一的仙腔傳人。


    任姐、仙姐見雛鳳的訓練有一定成績,遂於一九六四年初,安排她們排練折子戲。一九六五年九月,「雛鳳鳴劇團」首次公開演出三個折子戲包括《碧血丹心》、《紅樓夢之幻覺離恨天》及《辭郎洲之賜袍送別》。嗲姐將《幻覺》中黛玉的角色,發揮得淋漓盡致,得到很好的評價,這給她打了一枝強心針,令她繼續在「雛鳳鳴」發展下去,後期更獨挑大樑。


    在任姐、仙姐的帶領下,「雛鳳鳴」第一次起班,便為一般仙鳳迷所歡迎,所以第一屆的「雛鳳鳴」票房紀錄,是相當好的。


    「雛鳳鳴」演完第一屆之後,在六八年至六九年時,再與其師「仙鳳鳴」同台演出,當然,這次演出不是以主角身份出現。六九年八月,「雛鳳鳴」再作第二屆公演,劇目是全本《辭郎洲》。


    《辭郎洲》於六九年八月五日在太平戲院演出,嗲姐在劇中演秀姑一角。雖然該劇以江雪鷺與龍劍笙為主,但因為嗲姐有一副好嗓子,故此葉紹德在聞雁一場戲中,安排了一段可給她發揮的唱段,她唱來高亢嘹亮,獲得外界一致好評。


    七零年尾,粵劇陷於低潮,「雛鳳鳴」亦中途解散。雛鳳成員各自找工作,嗲姐在醫務所任職,安心打工之餘,她一心都只是想演戲,故在放假休息時,便約同其他雛鳳成員去探望師父。


    直至一九七二年,「雛鳳鳴」重整旗鼓,組班響鑼。同年演出第二套全劇,「雛鳳鳴」的開山戲《英烈劍中劍》。可惜那時嗲姐恰到英國探妹,故此沒有參與演出,由呂雪茵擔任花旦;七三年「雛鳳鳴」再起班,嗲姐重投「雛鳳鳴」演出。


     「雛鳳鳴」成立後,任、白更禮聘靚次伯、梁醒波、任冰兒三位在粵劇界的大老倌輔助雛鳳等新人演出,而演出的劇本,全是「仙鳳鳴」的戲寶。嗲姐更由仙姐分派了《帝女花》的長平公主給她,並親身執教,傳授功夫。


    隨後的「雛鳳鳴」只留下嗲姐、龍劍笙、江雪鷺、朱劍丹、言雪芬五雛鳳而已,由卸任八和會館主席的黃炎主持班政。


    此時,嗲姐、湯姐(江雪鷺)這兩個花旦,嗲姐擅演文靜戲,湯姐在工架及武場較為突出,劇團便實行雙旦制。


    嗲姐於七三年正月,第一次參加「雛鳳鳴」落鄉演出棚戲,成為她難忘的回憶之一。作為台柱,她應該有自己的戲服,但嗲姐因為經濟問題,竟然沒有戲服,當然,這難不倒她,因為戲是師父教,班是由師父替她們組成,故此戲服都有師父供應,嗲姐是非常放心。當這台神功戲演出後,嗲姐才有錢買自己的戲服。由無至有,到現在她演出時有那麼多新戲服,可見嗲姐是賺了很多錢,但也大部份投資到漂亮的戲服堙C從擁有第一件戲服時,嗲姐曾想過,自己有一擔箱多好呢!現在她擁有的衣箱,可算是全行之冠。


    時至一九七五年及七六年,嗲姐隨「雛鳳鳴」先後兩度赴星洲及馬來西亞各埠演出,每次演出數月,瘋魔了彼邦的粵劇戲迷,亦為「雛鳳鳴」的黃金年代。


    一九七六年,「雛鳳鳴」在星馬演罷歸來,湯姐即脫離「雛鳳鳴劇團」。嗲姐便擔任劇團的唯一正印花旦。


    一九七八年夏季,「雛鳳鳴」赴美、加十六個埠巡迴演出,為期約四個月。


    除了舞台上的精彩演出,嗲姐也拍了三部戲曲電影《三笑姻緣》、《帝女花》和《紫釵記》,其中的《帝女花》更是大導演吳宇森的唯一戲曲片;為任白拍得最多戲曲片的李鐵則執導了《紫釵記》及《三笑姻緣》。那時的雛鳳漸露頭角,竟為各大電影公司爭相邀請她們拍戲曲片,實屬少見。任姐、仙姐曾堅持,如要拍電影,一定是唐滌生作品改編,可惜因劇本的版權問題,他們始終沒機會再拍。


    四雛鳳多年來精誠團結,故能在粵劇陷於低潮中,連年不單歲首「台腳」旺盛,就是年中的神功戲,慈善演出,也是一個接一個,一枝獨秀的成績,令劇團成為當時的班霸。


    一九八八年,「雛鳳鳴」因人事變動而再度重組,那時只餘下嗲姐及笙姐兩人,她們自任班主,並成立「雛鳳鳴粵劇團有限公司」,班中的一切措施及事務,皆由她們商議後決定。


    「雛鳳鳴」每年在港公演超過百次,曾多次前往新加坡,馬來西亞,澳洲,加拿大和美國各地作巡迴表演,更曾遠赴美國拉斯維加斯凱撒皇宮獻藝。雛鳳過往輝煌的成就,相信一定後無來者,為粵劇史上留下難忘的一章。

[ 網站地圖 ]